保温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黑金诱惑台历届民选总统

发布时间:2020-03-04 04:56:09 阅读: 来源:保温管厂家

近来,台湾政坛因“黑金话题”又吵翻了天,一边是国民党“副总统”候选人吴敦义重炮批评李登辉执政期间黑金政治猖獗盛行,另一边是“高院”法庭上,扁珍为了“二次金改案”再次激辩。此外,马英九推动下的专责肃贪机构“法务部廉政署”也于7月20日挂牌成立。

黑金(即黑金政治)是台湾的一种政治现象,所谓“黑”指的是黑道,而“金”则指金牛,即出钱贿选的政客。黑金代表政治人物利用暴力和贿选等手段控制地方政治势力,进一步取得官职或民意代表的位置。黑金出身的政治人物,在从政过程中,经常会以贪污等方式来补回在选举时使用的资金或回馈黑道的支持。在过去,黑金政治一般指与黑道共谋,但现在有贪污的案件也被指为黑金。

在台湾地区,涉及黑金的政治人物不胜枚举,其中最负盛名的当属“前总统”陈水扁。在政治大染缸里,面对黑金诱惑,台湾历届“民选总统”能独善其身吗?

李登辉:“民主之父”是“黑金教主”?

近来,吴敦义痛批李登辉,“黑金政治就在他那13年任内猖獗盛行”,而李登辉则回应“他说的话能相信吗?”两人的唇枪舌剑再次引起了人们对黑金政治的关注,李登辉是不是吴敦义口中那位台湾黑金政治的推波助澜者呢?

在李登辉执政期间,有人赞其促进了台湾“政治民主化”,是台湾“民主之父”,但也有人批其是台湾黑金政治的背后推手。

上世纪80年代末,台湾政治生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86年成立的民进党成了国民党之外的另一支政治力量。通过选举民进党人当上了一些县市的领导人,在各级议员选举中也是国民党的竞争对手。以李登辉为代表的当权派,为了维持原有的地位,采取“胜选至上”的策略,提名地方派系人士、特定财团代表和具有“实力”的黑道人物参加各级民意代表或县市长的选举。在李登辉的纵容和操纵下,黑道势力得以步入政坛,黑金政治结构从此迅速形成。

1996年,时任台“法务部长”的廖正豪曾经公开表示,台湾的500位“立委”与“国大代表”中约有50位具有黑道背景;175位省市民意代表中,有黑道背景的就有近40位;在850多位县市及镇市民意代表中,286人有黑底。另一方面,当时的候选人为了争取选票,动辄摆上几百、上千桌的流水宴席,送红包、出钱请选民外出旅游,甚至明码实价公开买票。据报道,在1994年的选举中,候选人投入的经费大约有500亿新台币之多,相当于当时美国竞选费用的25倍。台湾相关部门对县、市议长贿选情况进行调查,结果在全岛800多名县、市议员中,有近一半的人被传唤。李登辉“执政”期间,黑金政治充斥政坛之“盛况”可见一斑。对此,曾任国民党政策委员会副执行长的郑逢时评价李登辉为“黑金教主、政治佣兵”。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岂能不湿鞋”,李登辉将黑金政治“哺育成人”之后,自己也陷入了大大小小的弊案之中。

2011年6月30日,台湾检方特侦组侦办“国安密账案”,认定李登辉与刘泰英涉嫌侵占779万余美元,依“贪污治罪条例”侵占公有财物罪将两人起诉。卸任11年之后,88岁高龄的李登辉被告上了法庭。

其实早在2000年5月,台湾知名作家李敖就向台北地方法院检察署提出指控,认为李登辉在购买“鸿禧山庄”高档别墅的过程中,涉嫌触犯“霸占公有土地、图利他人、贪渎、逃税”等四项罪名。另外,1988年李登辉刚继任“总统”大位不久,其7岁的孙女李坤仪就拥有一栋造价6000万元新台币的豪宅,这也倍受质疑。

关于“鸿禧山庄”舞弊案,有专家曾评价为是一桩至今仍无法说清道明的案件,而关于“国案密账”是否也如“鸿禧山庄”弊案一样说不清道不明呢?李登辉会不会继陈水扁之后成为台湾地区第二个卸任后被关的“总统”呢?这场审“总统”的大戏才刚刚开锣,结局尚未定论,弊案的真相恐怕只有“阿辉伯”自己最清楚了。

陈水扁:曾经的反黑金英雄成“台湾之耻”

“为什么别人收的是政治献金,我就是贪污?”陈水扁在“二次金改案”二审辩论庭上再一次将李登辉拉下水,但无论阿扁如何为自己辩护,其贪污腐败却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李登辉“执政”期间,国民党倍受诟病的就是黑金政治。2000年“台湾之子”陈水扁意气风发,主打清廉形象牌,击败黑金缠身的国民党,从而登上了权力之巅。“打击黑金,阿扁有决心”,阿扁扮包青天的样子人们还历历在目;“终结黑金,清流共治”的诺言言犹在耳,但是8年过后,阿扁反黑金英雄的形象毁于一旦,人们更想知道的是他到底在“海角藏了几亿”?

在过去的8年里,阿扁的所作所为,让民众发现当初反黑金的信誓旦旦到头来变成了一张张空头支票。比如,在上台之初,陈水扁将查办拉法叶舰弊案作为坚决扫黑的重大政策指标,甚至宣示“不惜动摇‘国本’办到底”,表示不管牵涉到什么人,不管是否在位,一定要查到底。但是自2000年7月下令成立跨部会特调小组至2001年7月侦办终结,只是认定前海军总监管室主任雷学明等人涉嫌拉法叶弊案并进行起诉(2010年11月,台特侦组表示雷学明等人部分不上诉,确定无罪定谳),而雷学明口中知道拉法叶案决策过程的李登辉,及其身边的人却脱了干系。此侦办结果无法令人信服,陈水扁扫黑的决心也止于“只打苍蝇,不打老虎”。

2008年8月陈水扁在接受台湾《时报周刊》专访时说到,李登辉涉嫌贪污的案件,尽管已经有25件被曝光,但还有75件弊案被他压下来。虽然陈水扁意在拉李登辉下水,但这些言论不也是对其反黑金破功的不打自招吗?

陈水扁一面扬言扫黑金,另一面却与台湾黑道关系暧昧。曾当选无党籍“立委”的台湾本省籍最大黑社会组织“天道盟”盟主罗福助是许多人口中的“老大”,他曾在电视节目上透露,“如果我是大哥,那陈水扁就是‘大哥大’,我还要叫陈水扁大哥!”2001年陈水扁的女儿陈幸妤出嫁,有媒体问万一“驸马爷”欺负陈幸妤怎么办,扁妻吴淑珍立马放出狠话,“如果女婿对女儿不好,就找黑道把他砍手砍脚!”当时“第一家庭”与黑道的关系由此可窥知一二。

陈水扁是原台南县官田乡西庄村的三级贫户出身,曾经对黑金政治深恶痛绝,以揭弊起家。但是当他走上权力之巅,却深陷黑金泥潭,从反黑金到建立新的黑金政治体系,陈水扁带领着曾经标榜清廉的民进党迅速走上黑金之路。从2004年政治献金者陈由豪的爆料到扁心腹曾任“总统府”副秘书长的陈哲男涉嫌高雄捷运外劳弊案,再到扁婿赵建铭因“台开案”获刑,最后到陈水扁全家卷入贪污洗钱的弊案,阿扁甚至锒铛入狱。近些年来,围绕着扁家的贪腐政治丑闻让阿扁这位高举着反黑金大旗的英雄成为头号贪污犯,从“台湾之子”沦落为“台湾之耻”。

马英九:从“不沾锅”到“廉能政府”建设

正直自律、俭朴清廉、依法行事……一直以来马英九留给民众的印象都较为正面,但是“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马英九”,对于“政治不沾锅”的“小马哥”,也有人提出了质疑,“扁拿企业的钱关到死,马贪人民的钱就没事。”

2006年,民进党“立委”检举原台北市市长马英九的“特别费”未经过核销,就直接汇入私人账户,涉嫌违法。之后台“高等法院检察署查缉黑金行动中心”对全案进行分案侦办。2007年2月13日,“查黑中心”宣布,马英九自1998年12月至2006年7月于台北市市长任内,诈领“特别费”1117万余元新台币,依贪污罪起诉马英九。此案于2008年4月经“最高法院”三审,判马英九无罪定谳。对于“特别费案”,马英九在被起诉当天曾用这样的话表达冤屈,“一生清廉居然被起诉,对英九来说,这比失去我的生命更痛苦。”对此,无党籍“立委”李敖曾指出,马英九根本不是“政治动物”,政治人物是不能自我标榜清高的,马英九在政坛是“神父”级的。

事实上,马英九在从政路上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从蒋经国眼里的“无缺陷的年轻人”到众人眼里的“不沾锅”,马英九可以说是一个有着“洁癖”的政治人物。

在李登辉“执政”期间台湾黑金政治横行,1993年马英九出任了吃力不讨好的“法务部部长”一职,任职3年中,起诉了7500人,其中有“立委”身份的就有近400人。如此强势地扫黑,虽得到了民众的赞誉,却也触到了许多权贵和黑道的痛处。对此,李登辉当时曾言“差点把国民党搞垮!”在强大的压力下,1996年,马英九被迫离开了“法务部”。

其实,马英九不仅将清廉作为自己从政的标志,同时也希望将这份清廉在国民党内部甚至全台湾推行。自2005年担任国民党主席以来,他一再强调,“清廉、勤政、爱民”,并提出“选举不买票、执政不贪污、问政不腐化”的主张和理念,试图洗去国民党“黑金政党”的污名。2008年“大选”期间,马英九的清廉形象得到了广大民众的认可,最终登上了“总统”大位。2009年马英九再次当选为国民党主席,一走马上任就点燃了整顿党员贿选弊端之火。比如2009年10月,取消了在中常委选举中因贿选而当选的杨吉雄和江达隆两人的当选资格,这是国民党党史上,第一次对党务选举祭出党纪。

马英九上台后,主打的是“廉能政府”的牌。吴敦义曾说,“马英九以身作则,带领廉能、有效率的‘政府’,这个‘政府’勇于面对艰苦挑战,坚持廉能、全力扫除贪渎,马英九是一贯的当仁不让。”2010年7月马英九宣示成立“廉政署”以打击贪腐,一年之后,“台法务部廉政署”正式成立。此机构的挂牌成立也可以看出马英九肃贪的决心绝不是喊喊而已。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在选票决定一切的台湾社会,有句俗话叫“选举无师傅,用钱买就有”,再加上台湾派系林立,蓝绿想胜选都要靠派系来固桩。马英九无论是在国民党内的改革上,还是在全台湾范围内的肃贪都会困难重重。临近2012“大选”,马英九还会“宁可选输,也不得有负社会期待”吗?事实上,不管是进行国民党内部改革还是成立“廉政署”,马英九树立的清廉形象无一不是服务于再次连任。

对于黑金政治,也许马英九可以独善其身,但想要洗刷国民党“黑金政党”的污名,推动“廉能政府”建设,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华硒

云南活动房

浙江钢构

圣迪奥官方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