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西米孙斌一的电视棋牌帝国梦新日

发布时间:2020-01-16 02:03:40 阅读: 来源:保温管厂家

电视游戏不挣钱?

2014年,如果你有接触过智能电视游戏行业的从业者,都会得到一个几乎标准的答案:今年不挣钱,但未来很美好!

游戏是互联网公认的变现利器,对于电视游戏生态来说,只有游戏挣钱了,产业链上的垂直媒体、外设厂商、电视渠道、第三方平台才能枝繁叶茂。但由于智能电视支付环节亟待解决,过去的一年,关联企业几乎无一能通过电视游戏获得多少收益。

就在前几天。国内8大彩电巨头“小米、乐视、TCL、创维、康佳、海信、长虹、海尔”和国内电视研发内容商齐聚深圳联手商讨解决游戏推广、支付等问题,在2015年齐推一款月流水破百万的电视游戏产品。月流水百万是许多手游一天的收入,但对于电视游戏行业,却是一次重要的里程碑。

“智能电视游戏不挣钱”这个问题在西米互动CEO孙斌一眼里只是阶段性问题。他的背后是一群专注电视棋牌游戏开发的百人团队,在炙手可热的手游从业者看来,一家百多人的企业在做不挣钱的电视游戏有点匪夷所思,只能用“情怀”加以概括。以上市公司博雅互动为例,2014年Q2季度旗下《德州扑克》支撑了81.99%的营收,而电视端只是从手机端移植到电视,重视程度很低。且在博雅历次财报中,也没出现过任何电视端营收数据。

在看西米互动目前低调测试的《西米德州扑克》、《西米麻将-血战到底》和《驯龙战机》,首发只有电视端,完全针对电视开发,这和市场完全倒过来玩——把不挣钱的先做了!

要为这个结果找原因,需要从孙斌一背后的两个男人说起:一个是雷军,一个是邹涛。

网络游戏最后一个风口

电视作为互联网最后一块屏幕,电视游戏在西山居掌门人邹涛眼里是新风口。

2013年年底,邹涛在成都约见了阔别多年的老部下孙斌一。邹涛将眼界放到成都,一是觉得这里有浓重的棋牌人文氛围,二是成都近年来游戏研发实力逐渐增强。做棋牌游戏研发非常合适。加之孙斌一此前在金山从业十余年,彼此相当了解,任用“旧金山人”也符合金山传统。

而雷军对西米互动的投资,则是小米客厅战略的一部分。2014年雷军在公布10亿美元投资电视内容之后,紧接着便在成都会见了西米互动管理团队。于雷军而言,做电视游戏,毋庸置疑也是电视内容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环节。

有了上面两个行业大佬的铺垫,就不难理解孙斌一团队做电视游戏的初衷和决心。传统企业较为讲究主营业务开张就得有进账,而互联网企业似乎一上来就朝着品牌和积累用户而去。这也正是西米“不挣钱也要做电视游戏”的重要原因。

雷军与邹涛之外,阿里、腾讯、百度、360等先后布局智能电视产业链,让人或多或少的觉得这确实是下一个风口。笔者粗略统计,国内20余家电视厂商、170家盒子厂商、39家第三方电视平台,10余家智能电视垂直媒体。而眼下专注做电视游戏研发的,能叫出名字的也只有几家。滑稽的是,在这种无盈利,内容严重匮乏的情况下,由于电视厂商开始出现排他性,电视第三方平台的洗牌也提前到来。

按照孙斌一的逻辑,智能电视行业最缺的是优质的内容。安心把游戏做好是首要任务,随着OTT盒子和智能电视保有量的逐年上升,其它一切纷至沓来。

电视棋牌游戏的现状

棋牌游戏在各大手机渠道难见推荐,无非是付费率低、ARPU值低,但同时留存和忠诚度、玩家覆盖率高。选择棋牌作为拓荒电视游戏切入点,孙斌一的解释是第一因为自己喜欢,做自己热爱的事情才能走得更远。其二是目前电视平台在前期需要轻度游戏来转换用户,西米愿意为各合作伙伴提供优质游戏内容,利人利己、互惠双赢;三是棋牌用户广度大、教育成本低,能接地气,用较低的门槛让用户接纳和尝试电视游戏。

然而电视平台上的棋牌游戏格局,也并非风平浪静。博雅互动、竞技世界、波克城市等老牌棋牌都在电视端推出了自己的棋牌产品,这些棋牌厂商有多端、品牌等先发优势,是摆在孙斌一面前的一道难关。

但目前电视端棋牌产品都是从手机端移植过来。专注电视开发是西米打出的一招差异化竞争,在竞品的薄弱环节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仗,有利于在新的战场树立品牌和积累用户。

手机游戏和电视游戏是安卓游戏下两个细分领域。业内人士普遍观点是,从手机移植到电视的游戏是“死路一条”。孙斌一也表达了他的想法:手机移植到大屏电视从画面上来讲是从小到大的变化,势必影响到画质的表现;其次操作性上,手机是触控方式,而电视是遥控器或手柄操作,在产品设计上有很大的差别;最重要的是手机游戏是碎片化时间进行,电视游戏是整块的完整时间,从游戏的节奏、数值、功能策划上有着本质的区别。这些都是手游和电视游戏的分水岭。

西米108将

每个来西米面试的应聘者,在第一轮面试就会告知“朝9晚9,周末单双休”的信息,每天晚9点下班不是加班,而是正常工作时间,在成都这样的休闲城市每天工作12小时显得有些不近人情。而孙斌一坚持北上广公司的做法:“把不合适、不认同的人提前过滤”。

西米的行政员工向笔者透露,这并不是政治性的加班,是确实事情非常多。大部分工作在下班的点都没法完成,工作到凌晨也是家常便饭。“不单是研发部门,我们行政部门也这样!”。笔者在西米拜访时发现,孙斌一办公室里永远有人。市场部员工向笔者抱怨“有时候想进去说点什么事,不跑快点根本插不了队!”。

孙斌一说,我们是在拓荒,是需要下苦力气的。电视游戏是一块新大陆,进场早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填坑也很可能。没有胸怀理想,没有工作激情,没有科研精神的人不配分享胜利果实。西米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不玩自己游戏,不玩竞品游戏的员工不能要。“自己的游戏都不玩能做好游戏么?”

孙斌一在公司内部推崇“哇”文化,超预期,做精品,让用户发出一声赞叹是这家公司的潜台词。为了这声“哇”,西米一半的人都来自于北上广深的棋牌厂商,平均从业经验五年以上,研究生与本科生占了80%以上。这是孙斌一在创业过程中一点很强的体悟:“团队能力非常重要!没有超强战斗力的团队,凭什么能做到第一?”。

就是这样,西米在一年的时间里,从几人发展成了108人的铁旅。在成都,像西米这样停不下来的创业公司越来越多的冲击着这个休闲之都。网络游戏从端游、页游、手游进化到今天已成就了无数神话,而新的神话似乎在这群电视游戏拓荒者的脚下,继续孕育着。

名医汇

名医汇

名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