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保温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半路父子》童蕾:产后再不拍戏会得抑郁种植

发布时间:2020-04-19 18:21:54 阅读: 来源:保温管厂家

《半路父子》童蕾:产后再不拍戏会得抑郁

童蕾《半路父子》剧照

淡出荧屏一年多的演员童蕾近日复出,在热播剧《半路父子》中与张国立、刘若英飙戏。被爆生女后,童蕾大方承认。近日接受京华时报专访,童蕾分享了家庭生活的诸多细节,这位宁波出生的姑娘笑称自己其实是工作狂,并打算把女儿培养成“女汉子”,她坦言不拍戏的一年多很抑郁。谈及和张国立合作,童蕾直言“导演张”让其压力很大。

谈搭档 心疼“劳模”张国立

演员童蕾近日一改军旅花旦的戏路,在电视剧《半路父子》中扮演女教师,与张国立饰演的罗建军暗生情愫,并上演“女追男”的戏码。谈及和张国立搭戏,童蕾坦言压力很大,“因为这部戏他既是导演、制片人,也是演员。张导工作上要求很严格,而我是摩羯座,也会对自己要求高,不想让导演觉得我不够好。加上我很久没拍戏了,节奏有点跟不上,拍戏时一边给孩子断奶一边工作,所以压力特别大。”

童蕾说,张国立做导演时算不上严苛,对演员很体恤,“工作氛围紧张,是因为国立老师担子重,必须讲究效率,他认为演员应该把工作在开拍前一天就准备好,不应该拿到片场,希望很多东西是完美的,否则会焦虑、不开心。但他自己也是演员出身,所以绝对不会责怪演员。”

童蕾回忆,拍戏那阵子,张国立每天睡眠特别不好,脑子里都是剧本、场景这些事,“我挺同情他,我说‘你何苦啊?只演戏不就得了,你在片场拍戏也很有话语权,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呢?”

被问及剧中跟张国立谈“老少恋”会否出戏时,童蕾笑说:“剧中我一开始也看不上他,后来发现这个男人有担当,责任心很强,是慢慢走到一起的。不过,有场戏我跟他表白,确实有点老少恋的感觉,要提醒自己想想这个男人的不易,在剧里要爱上他。”

张国立此前曾表示该剧主演刘若英“是个很难搞的女演员”,会对角色有不同的理解,还会给他发短信和邮件探讨细节。谈及此事,童蕾笑说奶茶刘若英只是对工作执着,私下很好相处,“奶茶也是我的偶像,她的气质淡淡的,歌很温暖。我跟她是不同感觉,我们三个人拍戏,反倒能擦出火花。”童蕾透露,她听说奶茶怀孕的消息也很开心,打算向奶茶传授些育儿经验,在她眼中刘若英很坚强、乐观,“作为高龄产妇她还每天坚持锻炼,她问过医生,她的体质不能太胖,因为膝关节不好,太胖后半期就要坐轮椅了。”

童蕾还爆料,在片场她和刘若英被张国立“惯”成了吃货,“只要国立老师在,每天都会有大餐吃,因为他朋友多,探班会带各种好吃的比如日本料理。他自己不爱吃,就我和刘若英在吃。”

谈家庭 我的另一半不是富豪

有一年多的时间,童蕾低调准备怀孕、生小孩,暂停拍戏,直到近日她被拍到和女儿的照片,才正式被撞破此事。“我不喜欢私生活被人看到,一直觉得丈夫和孩子应该有自己的生活,所以之前都尽量保护他们,发布会上被问到,我就承认了。我是名人,他们会受牵连,这点让我挺愧疚。”

此前曾有童蕾嫁给富豪的传闻,张国立也曾无意中说了一句:“童蕾一切都很好,她可以不拍这戏一样过得很好,但是她来了,和大家一起吃盒饭。”被问及丈夫是否是富豪时,童蕾告诉记者,丈夫只是IT界人士,非传言中的“富豪”,“他也不是做金融的,只是做IT的。”童蕾称和丈夫是通过朋友聚会慢慢相识、相爱,“演员经常拍戏起来见不到人,圈外人至少有周末,我们想见时可以见面。”童蕾笑称,在丈夫面前她是女王,“他一般不干涉我工作的事。生完孩子我想工作,他看我产后恢复很好,也放心让我出来。”

童蕾刚刚为女儿庆祝完一岁生日,她笑说当妈妈后最大的变化就是变得更坚韧,“以前我觉得自己像浮萍,虽然无拘无束,但是会不开心。有孩子后要有足够力量照顾好她,会觉得有什么不开心的。现在更明白母爱伟大,有个人值得你付出生命,义无反顾。”

童蕾坦言,在不影响女儿生活的前提下,将来可以考虑带她上节目,但丈夫不希望女儿进娱乐圈,“她爸爸说‘不能当演员哦!’他觉得女孩子拍戏太辛苦、居无定所,而我会尊重她将来的选择。”谈及教育女儿经验,温柔的江南女子童蕾却俨然一位“虎妈”:“我有原则,不希望她娇气。比如她摔倒,我告诉家里阿姨,一定要先判断,如果没摔疼,就不要马上去扶她。如果摔疼,要第一时间安慰她。”童蕾笑说,这样的“军事化管理”导致女儿摔疼了也不哭,“别人都说我快把她培养成女汉子,但看她不哭,我也挺心疼的。”

谈复出 我没有野心只是工作狂

2005年,童蕾出演电视剧《亮剑》,因饰演“田雨”一角而被大众熟知,而后又塑造了《断刺》中的李赫男、《乱世三义》中的叶玉珊等角色。在为生女“淡出”荧屏的一年多时间,童蕾透露丈夫也提出过她可以不用工作,“他说我想拍戏就拍,不想拍戏就在家做全职太太。但我长久不拍戏,价值没法体现,心理上抑郁了,他拗不过我,就答应我复出拍戏、别压抑自己。”

童蕾自称是典型的摩羯座工作狂,却对工作没有那么大野心,“沉浸在工作中,我会很开心。”于是,生完孩子才4个月,童蕾就复工,在话剧《香水》剧组和电视剧《半路父子》间折返,“那时话剧《香水》在上海,而电视剧在深圳,我只有两边赶。产后4个月,我觉得恢复挺好,但有一次在现场突然眼前发黑快晕倒,工作有些超负荷,身体没法承受,没敢跟家人、剧组说。”童蕾回忆起那段艰辛笑说是“两边都不肯放弃”的结果。

谈心态 拍戏比做生意幸福得多

童蕾坦言,以前她会觉得拍戏比较辛苦,直到2010年去读了长江商学院心态才发生变化,“因为我不会理财,所以也顺便学学工商管理。那段时间接触到一些真实的商人和官员,对于我演戏也很有帮助,所以现在看很多人演戏,觉得演商界的还挺搞笑的。我好奇心比较强,总想学点自己不知道的。”谈及同在长江商学院读过书的田朴珺,童蕾称田念的只是短期班,并透露那里并非外界所传的有那么多“故事”,“毕竟树大招风,演艺圈因为被人关注,所以会被放大。”

谈及做生意,童蕾顿时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我也会做点投资,但做生意还是要看缘分,不是想做就做,那样成功率很低,得看资源整合,还要借势,有人合作比较好。”这段经历让童蕾豁然开朗,她称自己开始领悟到表演行业的幸福,“拍戏的话,我投入我自己,零成本,得到的还很多,所以性价比还比较高。做生意投真金白银,会负债失败,还要管理很多人,困扰很大。”童蕾称在商学院的同学幸福指数并不高,“我开始发觉,演戏是最棒的事,我能赚钱满足基本需求,每天又能美美的,怎么不好呢?”

如今的童蕾,笑称自己处在最幸福的时刻,而演戏上打算敞开心扉迎接一切挑战,“以前我演年代戏正面形象比较多,今后希望挑战一些反派或者喜剧角色。”她透露,未来还希望再添宝宝,“这点顺其自然,但还是觉得如果只有一个孩子她比较孤单。”

月季花种植方法

秋款旗袍

美女裸体图片

红菜种植方法